当前位置: 设计思想

何峰枫:工业设计需要更有社会责任感

服务客户
服务周期 工业设计 社会责任感

       KIOMO的设计总监何峰枫平日里低调内敛,但一说起专业却似全然换了个人。关于工业设计的理念和价值、KIOMO的理想和追求、环保绿色设计等等,他能不知疲倦地和你聊上好几个小时。这样的专注和热情,足以证明他是个好的设计师和领导者。

  为客户提供专业的设计服务

  生于1981年的何峰枫,已经在工业设计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十余年。从小就学国画和书法的他,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大公司的设计部,做的是有关包装设计和工业设计的工作,接触到包括惠普打印机、佳能相机等国际知名品牌和项目。在他看来,这行是否能做好,关键还是个人的用心程度。“刚毕业的时候,可能一两年也出不了什么好产品。真正了解和熟悉设计,往往需要实践积累两三年以后,才会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接着,何峰枫去了步步高,除了做产品设计,还涉足产品企划和销售领域,对设计的服务和贸易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后来,他走南闯北,来到北京,并于2007年创立自己的公司KIOMO柯瑞莫(北京)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致力于为各类客户提供系统且全方位的工业设计服务,包括市场调研、概念设计、工业造型设计、结构设计、手板制作以及后期的生产跟进和包装设计等等。如今,KIOMO产品设计服务覆盖了工业设备、消费类电子、医疗器械、通讯、IT电子、礼品、生活用品、交通工具等领域。

  KIOMO的中文名“柯瑞莫”乍叫起来有些拗口,一般人给自己的公司起名都会赋予特别的含义,何峰枫却纯粹觉得KIOMO这几个英文字母组合起来很好看,至于含义,你愿意赋予它什么,它就是什么。何峰枫另类的思维方式让他在做产品设计时常蹿出与众不同的好点子,他对这个行业是热爱而专注的,同时又非常重视和客户的交流和沟通。“我是一个做事特别专注的人,就想把眼前的这件事情做好,然后从整体上考虑产品所需要的每一个细节。专注的时候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很幸福。尤其是当你把点子实施出来,并得到客户认可的时候,会非常有满足感。”

  KIOMO的团队精良细作,产品经验丰富。“当收到客户的设计需求,我们会及时地走访市场,调研同类或相关产品的市场表现,同时通过和客户的进一步沟通,明确此类产品的设计意图、市场发展趋势等,得出产品的设计方向。然后由设计师进行手绘草图或计算机辅助设计,向客户展示以供挑选。我们的服务会一直持续到产品打样、小批量试产阶段,甚至到后期的推广支持。” 作为设计总监,何峰枫认为调动团队的积极性尤其重要。“以前在别的公司当设计师的时候,我只要考虑如何把产品做好就行了,自己开公司之后除了需要考虑产品服务的问题,更多的需要考虑如何把设计师的创意和想法激发出来。现在感觉自己的责任更大了,你得让设计师去学习和成长。我喜欢那种比较踏实又比较有想法和创意的设计师,即便遇到困难,也勇于尝试,尝试之后再去做出结论。这样的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可造之材。”

  设计,让生活更美好

  何峰枫认为,从事工业设计最大的乐趣和意义在于:通过设计,让客户的产品产生更大的附加值,创造新的利润;同时,让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去享用到更好的产品。“我觉得有些人曲解了工业设计这个行业的本质,工业设计有一个服务于大众的责任,把某种东西工业化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以合理的价格,享受到它的产品或服务,让大家感受到设计让生活更美好。其实真正的产品设计就应该朝着这个路线去做,让大家都能够享受设计带来的快乐。”

  秉着专业和诚信的态度,KIOMO这些年服务了不少国内外知名品牌,如松下、TCL、海尔、西门子、DARCOR、KOBOS(可宝)、永新视博、腾讯公司等等。因为合作愉快,KIOMO拥有不少“回头客”。“我们很多客户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还有一些老客户也一直和我们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比如以前我服务过KOBOS公司,当时帮他们设计的指甲刀系列荣获了德国红点设计大奖,现在我们又在采用新材料合作开发一系列产品。”除了德国红点设计奖,2011年KIOMO设计的可停驻式多角度锁定医用万向轮系列产品荣获“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

  KIOMO给永新视博设计的机顶盒有个好玩的名字,叫“电视小贝”。一般传统的机顶盒都是黑乎乎的方形盒子,但何峰枫和团队却别出心裁地设计成圆形,有圆满幸福之意,“这个产品放在家里有装饰作用,基本不会把它当做一个机顶盒。而且寓意还很好,销量相当可观。机顶盒上还设置了一个挂绳的小口,客户会给消费者附赠一个中国结,愿意悬挂的人可以把它挂起来。”除了在外观上做巧妙的设计,何峰枫还特别重视产品的功能,KIOMO为户外品牌领路者做过一系列野餐包,同时兼顾时尚和好用的优点:“我们为领路者做的野餐包,容量非常大。平时可以当公文包,到周末就是野餐包。我喜欢做多功能的,给人们生活提供便利的产品”。

  KIOMO也给客户做产品规划,帮助客户重新整理产品线,寻找合适的市场方向。“比如我们曾帮黑龙江耐力集团的森朗蒂做过成功的产品规划。他们有不少产品,但都不成系列。我们就帮他们做市场调研,找到他们的竞争力所在,并规范LOGO的设计和店面的展示等等,等于是重新做了产品形象识别。”通常何峰枫会建议客户对自己的产品划分等级层次。“比如做一个高档的,一个中档的,一个便宜的,让消费者有不同的选择。其实操作起来也不算难,变换一下材料或设计就能达到效果。KOBOS以前的产品线比较单一,所以我们相互配合制定了全新的产品系列,以适应不同层次的客户,获得了比较好的市场反响。一个公司的产品不仅要有好卖的产品,还需要有高档的、提升品牌层次的产品,这样就形成了价格区间。”

  何峰枫认为,作为设计师信息和资讯一定要很丰富。“创意是建立在技术和知识的更新上的,这样你才能很有自信地做一些新的尝试。我喜欢把设计做得超前一点点,但又不是特别怪。因为我还是希望大部分人喜欢我的产品。产品设计最好有自己明确的特点,但又是好实现和好生产的。”

  倡导绿色设计和人性关怀

  何峰枫是个绿色设计的拥趸。和他聊天的过程中,他对绿色环保甚至有点儿“喋喋不休”,不过那份热情和坚定,非常感染人。“工业生产对整个环境的污染是很大的。有什么办法从源头上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首先工业设计公司就一定要注意这个事情。如果你没有一点环保责任感,这个地球就会被污染得很严重。我平时做产品就很注重环保,无论材料的选择使用,还是资源的回收利用,都要充分考虑。我时常给客户做环保知识普及,建议他们使用环保材料。你有了相关的环保知识,就能有目的的进行产品的规划和设计。像日本、德国的工业就很发达,但你去这些国家,空气很清新,污染也不是特别大。别人都能做到,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以污染环境作为代价来发展工业?”

  在何峰枫看来,国外的设计更注重产品的本质,更有人性关怀。“我在使用很多国外的产品的时候,能够感觉到真的是为消费者考虑的。比如它们的医疗器械就设计得很人性化、很安全,让人觉得拿这东西治病靠谱。我有时候去医院看到一些国产医疗器械就觉得很吓人,比如它设计的按键容易卡键,这就很危险;要么就比较笨重,太过凌厉。我们设计过一个血液透析仪,把原本杂乱的管子设计安排得很合理,让人看了觉得很放心。而且界面设计得很清楚,哪进哪出一看就能明白,能很明显地看出断血或漏空气的现象。”

  对于KIOMO未来的发展愿景,何峰枫希望公司在开放自由的文化氛围下,保持专业性的同时,形成持续性发展,成为高效,优质,亲切的公司。“不仅是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觉得很亲切,很放松;也让客户的产品与用户更亲近,品牌更具价值;让产品与环境更和谐,融入明天美好的生活。”